• <li id="owws6"><center id="owws6"></center></li>
    <blockquote id="owws6"></blockquote>
  • 您好, 歡迎來到中國采購與招標網!
    位置 返回首頁 資訊中心 直面現在 不畏將來——各方代表暢談集采機構發展轉型之道

    直面現在 不畏將來——各方代表暢談集采機構發展轉型之道

    公告內容

         話題背景:日前,據《中國政府采購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我國幾乎所有的政府采購中心(又稱“集采機構”)都不同程度地加入到了公共資源交易平臺或中心的“大家庭”中,整合形式可謂五花八門。另外,深化改革的號角已經吹響,集采機構面臨一系列轉型課題。對此,很多業內人士表示擔心:“集采機構會不會被架空?接下來該怎么辦?”針對這一擔憂,本報邀請了政府采購各方當事人代表,為集采機構的發展之路建言獻策。


     



    1.我國集采機構的現狀


    主持人:目前我國集采機構在機構設置和業務操作上的現狀是怎樣的?
    洪源:去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采購中心轉隸至新疆政務服務和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失去了獨立的法人地位,但業務職能沒有太大變化,公共資源交易系統和財政政府采購系統實現了數據對接。
    王永鋒:天津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加掛了政府采購中心的牌子,天津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天津市政府采購中心)屬于獨立的法人機構,整合天津市政府采購中心、天津市工程建設交易服務中心等其他市級部門的公共資源交易機構和職能,統一行使公共資源交易職責?,F階段業務職能上沒有太大變化,對具有共性的業務流程進行了整合,如,信息技術服務、委托受理、專家抽取等,對缺乏共性的業務流程仍然獨立保留。
    岳小川:據我了解,大部分地區都設有集采機構,有個別地方沒有成立這樣的機構,有的地方委托企業來承擔集中采購的業務,當然,還有很多地方把集采機構并入到了公共資源交易中心,與公共資源交易平臺進行了整合。
    另外,根據《公共資源交易平臺管理暫行辦法》,個人理解認為,公共資源交易中心本身是一個場所,它不是一個交易的代理機構。集采機構是一家機構,有很多地方場所和監管不分,很多地方的公共資源交易中心是將監管與執行合為一體,比較混亂。本人不太贊同把集采機構并入公共資源交易中心。
    汪濤:目前,我了解到的,集采機構存在三方面的問題:一是集采機構工作人員的職業發展問題。集采機構無論是與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合為一體,還是成為單獨的機構,就目前來看,其既有參公管理單位、事業單位,也有企業,多種性質交織在一起,職業發展前景成為從業者持續關注的話題。
    二是集采機構的定位問題。自從管采分離提出以來,集采機構就是一家執行機構,這是非常明確的,但在具體實踐中,有許多地方的集采機構是不具體承擔集采業務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審議通過《深化政府采購制度改革方案》后,面對改革要求,集采機構作為執行機構在改革中能發揮什么作用?該如何給自己定位?這是需要進一步探討的。
    三是采購人的代理業務選擇問題。根據《深化政府采購制度改革方案》,采購人的主體地位和主體責任得以明確。采購人之前詬病集采機構的項目安排慢、時間長、結果不理想等等,現在反而不是問題了,集采機構又成為了采購人心目中最規范、最放心的“代理人”,于是要求把很多集采目錄之外的項目交給集采機構代理。這從側面反映了集采機構一直以來“背鍋俠”的身份,也體現了集采機構的專業性。我們總談集采機構轉型,個人認為,最終還是要落到為采購人提供優質服務上。
    主持人:其實,早在兩年前,我報就針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摸底和調研,結合這兩年來的情況變化,目前,我國政府采購與公共資源交易平臺的整合主要體現在各地集采機構與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的整合,系機構整合,并存在四種運營模式:獨立運營、物理并入、化學整合以及企業操作。
    像中央國家機關政府采購中心、中共中央直屬機關采購中心、上海市政府采購中心都還是獨立運營,有著獨立的機構,但上海市政府采購中心、上海市財政局、上海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的電子平臺進行了對接,這也符合《整合建立統一的公共資源交易平臺工作方案》(國辦發[2015]63號,以下簡稱“63號文”)“平臺整合”的要求,即基于加快形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精簡機構、推動政府職能轉變,強化對行政權力的監督制約以及推進預防和懲治腐敗體系建設等初衷,63號文要求,整合工程建設項目招標投標、土地使用權和礦業權出讓、國有產權交易、政府采購等交易市場,建立統一的公共資源交易平臺。
    像山東、天津等地,采取的整合方式是“一套班子,兩塊牌子”,即物理并入。
    像新疆、甘肅等地,在整合過程中,失去了獨立的法人地位,發生了“化學反應”,這也就是剛剛我說的“化學整合”方式。
    像安徽、重慶等地,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的性質是國有企業,相關集采業務也納入了其中。據了解,深圳市政府采購中心也走上了“改企”之路,成立了深圳交易集團有限公司。

    2.集采機構當前的工作要義


    主持人:面對各式各樣的整合方式,結合深化改革要求,集采機構不能自亂陣腳。各位專家認為,當前集采機構要做些什么呢?
    岳小川:我認為集采機構還是要依法合規做好服務,在此基礎上,要延伸自身的服務內容,結合《政府采購需求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集采機構可以為采購人提供前期的需求調查服務,另外,還可以將后期的合同執行、驗收管理等納入其服務內容當中。集采機構還要探討新模式,如電子化、網上商城、集中帶量采購等等。
    此外,《深化政府采購制度改革方案》對集采機構提出了競爭要求,接下來,也可以探索跨級次、跨地區的競爭機制。
    汪濤:我認為,集采機構應從繁瑣的代理業務中解脫出來,充分發揮集采機構獨特的作用。如,有一支專業的、高素質的隊伍,熟悉政策法律法規,有豐富的實務操作經驗,對政府采購發展思路深刻地理解,有成熟的信息化操作平臺,特別是其法定為非營利性事業法人,具備公益屬性等。
    具體可以從以下四個方面發力:第一,將零星瑣碎的采購項目交給集采機構的網上上城,涉及國計民生的重要項目交給集采機構的業務操作部門,其他項目可以交由社會代理機構操作。第二,完善政府采購電子交易系統,充分發揮“互聯網+”的作用,搭建便捷高效的全流程電子化、無紙化交易系統,并將平臺向社會代理機構開放使用。第三,梳理數字化思路,做好政府采購數據開發、利用和保護工作。第四,在實務操作的基礎上進行科研探討,形成可行性成果,為監管部門政策制定、修正等提供參考。
    K:集采機構要修煉好內功,打造好自己的品牌。發揮專業特長并提升口碑美譽度。

    3.集采機構與社會代理機構的相處之道


    主持人:結合實踐情況,集采機構和社會代理機構在政府采購業務操作上各有千秋。隨著集采機構的轉型要求被提上日程,以及社會代理機構的蓬勃發展,各位專家認為,集采機構該如何與社會代理機構相處?
    李剛:相比較而言,集采機構在業務、流程上更加規范,但也對我們采購人在前期的需求調查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社會代理機構服務則更加貼心。二者都要根據政府采購法的規定,做好自己分內的事。
    洪源:是的,在合規性和硬件條件方面,集采機構更好一些,政府采購投訴率也比較低。但在時效性等方面,社會代理機構更具優勢。
    汪濤:根據當前的發展形勢,各地集中采購目錄都在進行優化設計,多地集采機構均已建設網上商城,多數集中采購目錄范圍內的采購基本可以在網上商城進行,集采機構的重心應放在完善電子交易系統、豐富網上商城購物體驗、實現政府采購政策功能等方面。尤其是和公共資源交易平臺整合以后,集采機構要做好為代理機構提供場所、搭建技術平臺等方面的服務工作。今后,社會代理機構將承擔更多集中采購目錄外的采購項目,社會代理機構應配合集采機構在項目進場、平臺使用、數據推送等方面做好工作。
    成凱:提升專業化水平是《深化政府采購制度改革方案》對采購代理機構作出的主要要求。根據這一要求,個人認為,未來集采機構會逐步加強批量化采購的優勢,通過采購計劃管理、跨區域聯合等方法進一步促進“量”的提升。
    對于社會代理機構,做好個性化、定制化類型的采購服務是生存的根本。對采購人來說,社會代理機構是集采機構的有益補充,打個比方,集采機構類似于批量打印機,社會代理類似于3D打印機,均具備廣闊的發展空間。兩類機構把握好自己的定位很關鍵,集采機構的定位應是掌握采購產品專業知識、執行法定內容和流程、發揮以量換價的優勢等。社會代理機構的定位應是學習采購產品專業知識、拓展服務范圍(市場調查、采購需求編制、項目履約驗收等)、提供精細化服務、加快對采購人的響應等。我說的兩種類型服務都是采購人需要的,就看代理機構能不能把自身的定位找準,發揮出相應的優勢,社會代理機構始終不是集采機構的競爭者,二者是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的關系。未來,集采機構的競爭對手是其他集采機構。
    岳小川:就是做好四個字:各司其職。集采機構一般具有事業單位性質,其不以盈利為目的,而社會代理機構是要靠市場競爭獲得利潤的,如果讓二者進行競爭,這顯然是不公平的。當然,根據政府采購法的規定,采購人也可以將集中采購目錄以外的項目委托給集采機構。

    4.集采機構未來發展建議


    主持人:結合當前形勢發展,各位專家對集采機構的未來發展之路有哪些建議?
    洪源:集采機構應促進專業化發展,應深入開展集采機構跨區域開展集采活動競爭機制研究,促進集采機構有序良性發展。
    王永鋒:集采機構競爭是未來發展的方向,這也符合深化改革的要求。另外,個人認為,集采機構要保持獨立性、凸顯出專業性和提升服務性,主要是在通用設備和服務需求標準(如協議供貨、定點采購、框架協議、批量集中采購等)、采購文件標準化、政策功能落實舉措、行業操作規范等方面發揮優勢。
    李剛:集采機構的業務應當集中在通用標準的批量采購上,專項采購應當放權給采購人。
    汪濤:一方面,集采機構應由提供程序合規服務向設計專業化服務轉型,為采購人設定采購需求、擬訂采購合同等提供專業化服務。比如《政府采購需求管理辦法》提出全生命周期成本,面對這一全新概念,集采機構就需要在這方面破題,為采購人提供全面科學指導。
    另一方面,集采機構要加快推進政府采購數字化轉型,推動政府采購數字化工作從以“流程為主線”的傳統階段向以“數據為核心”的新階段轉變。
    K:從各方主體出發,我有三方面的建議。對于集采機構,其自身要穩住,提高自己的專業化水平。對于財政部門,其也要重新定位,處理好與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的關系,開拓新思維,監管好政府采購業務。對于國家層面,應當在頂層設計上理順關系,讓公共資源交易平臺的整合推進工作更加順暢。
    岳小川:首先,集采機構不能取消,更不能失去獨立的法人地位,這也是國際通行做法。其次,集采機構的名稱是什么并不重要,其名為政府采購中心也好,公共資源交易中心也罷,但不能因為公共資源交易平臺的整合,將自己執行機構的身份忘了,不能集監管與執行于一體,不能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
    主持人:謝謝各位專家的精彩發言,相信各位專家的建議會為集采機構的發展提供有益參考??偠灾?,集采機構還是要修煉好內功,提高自身的專業化水平,順應時代發展,直面現在,不畏將來。


    ·推薦閱讀·


    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整合建立統一的公共資源交易平臺工作方案》(國辦發[2015]63號,以下簡稱“63號文”),要求整合工程建設項目招標投標、土地使用權和礦業權出讓、國有產權交易、政府采購等交易市場,建立統一的公共資源交易平臺。自此,各地集采機構紛紛加入了公共資源交易改革的浪潮。不可否認,這是一項積極的改革方案,在提高政府管理水平和效率,防止權力尋租和滋生腐敗,促進創業創新與公共資源的便捷有效對接,具有重要意義。
    但也不得不承認,由于各地對政策理解的不同等原因,在進行政府采購和公共資源交易平臺整合的過程中,呈現出了五花八門的整合形式。這些各種不同的整合形式,哪些是合法合規的?哪些是“跑偏”的?政府采購各方當事人有些焦慮,有些不知所措。
    其實,在深化政府采購制度改革的背景下,本報一直把公共資源交易平臺整合作為重點探討的主題,刊發了數篇有影響力的文章,現推薦如下:
    1.《平臺整合,各地都走出什么路子》(中國政府采購報第879期,2019年7月30日,一版頭條)
    主要觀點:平臺整合,必然涉及人和機構的去留問題。業內專家指出,當前,信息化發展潮流已沖破了傳統的市場交易模式和地域空間限制,公共資源交易市場已不等同于有形的交易場所,而應是無形的電子交易市場,63號文也明確將電子化無形交易平臺作為改革方向,交易平臺不具備行政監督職責。自63號文發布以來,各地公共資源交易改革加速落地。
    2.《讓交易平臺的公共服務職能回歸“正解”》(中國政府采購報第886期,2019年8月23日,三版頭條)
    主要觀點:63號文強調,整合建立統一的公共資源交易平臺的基本原則之一是堅持公共服務、資源共享。即立足公共資源交易平臺的公共服務職能定位,整合公共資源交易信息、專家和場所等資源,加快推進交易全過程電子化,實現交易全流程公開透明和資源共享。然而,在各地公共資源交易平臺整合的實踐中,交易平臺的公共服務職能這一定位卻“變味了”。究其原因,業內多數人士認為,還是對交易平臺定位的理解不正確所致。
    3.《搬開強制進場、亂收費、資源重疊“三座大山”》(中國政府采購報第887期,2019年8月27日,三版頭條)
    主要觀點:強制進場、收費標準不一、資源浪費……在關于公共資源交易平臺整合的采訪過程中,圍繞政府采購業務的這一系列問題被連連吐槽?!爸挥懈谓灰讈y象,平臺整合才能更規范?!睒I內專家一致認為。
    4.《暢通體制突破政令不通 構建機制留住政采精英 確保共享守護整合初心》(中國政府采購報第888期,2019年8月30日,三版頭條)
    主要觀點:公共資源交易平臺是應改革而生,隨改革而變,其在加快形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提高行政監管和公共服務水平,推進預防和懲治腐敗體系建設方面將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改革中出現的問題,也應在改革中逐步解決,讓交易平臺整合朝著正確的方向縱深推進。
    5.《讓子彈飛一會兒》(中國政府采購報第888期,2019年8月30日,三版倒頭條)
    主要觀點:平臺整合中的許多現象看似是亂象,卻也是改革必經的過程。倘若我們給予一定的包容和試錯的機會,“讓子彈飛一會兒”,實踐也許會更有活力,這未必就是件壞事。
                       (本報記者楊文君)

    來源:中國政府采購報

    精品国产电影在线看免费观看